西方芭蕾舞的今生到東方敦煌舞的前世   林弘洲要讓世界看見《舞敦煌》

西方芭蕾舞的今生到東方敦煌舞的前世     林弘洲要讓世界看見《舞敦煌》

芭蕾舞與敦煌舞融合共舞的《舞敦煌》,讓觀眾體悟前世與今生的輪迴。

記者吳景祥報導    照片/吉珅國際文化公司提供

《舞敦煌》是台灣人創作的東方敦煌舞與西方芭蕾舞結合共舞的創新大型舞劇,今年1月12、13日在國父紀念館演出二場,舞者華麗的服裝與舞台絢爛的布景,氣勢磅礡令人讚嘆,觀眾好評如潮;製作人林弘洲與總導演高子婷將再籌辦巡迴演出,要讓更多的人看見「舞敦煌」,體悟前世與今生的輪迴。

《舞敦煌》舞者的華麗服飾與舞台的布景,展現的氣勢磅礡,撥動了觀眾的心弦。 

《舞敦煌》製作人林弘洲在澳洲讀書,到日本拼經濟,英、日語都講的很流利,回到台灣經銷日本不沾鍋。他喜愛各國的藝術活動,尤其是藝術節。他說,日本有發源於德國慕尼黑的啤酒節,當地加入日本庶民文化,結合政府與地方文化藝術資源,創造自己的特色。

林弘洲參加讀書會與各行各業的同好分享生活心得,認識了曾是電視綜藝節目製作與知名藝人經紀人的高子婷,兩人對藝文活動志同道合。如此的因緣,林弘洲聽著她述說《舞敦煌》前世今生的故事,深受感動,投下6百多萬元資金,將《舞敦煌》劇本搬上舞台。 

林弘洲的吉珅國際文化公司積極籌辦,由高子婷擔任總導演,邀請楓香舞蹈團長孫翠玲、鶴英芭蕾舞團陳俐臻聯手編舞編劇,也請曾為電影「神力女超人」預告配樂的Jeff Cayce擔任舞劇音樂統籌,動員上百位舞者,打造出氣勢磅礡令觀眾心動的《舞敦煌》。 

《舞敦煌》在國父紀念館演出,吸引五千多人到場觀賞,佳評如潮。

今年1月12、13日《舞敦煌》在國父紀念館演出二場,吸引五千多人到場觀賞,獲得非常熱烈的迴響,轟動一時,許多藝術表演團體都驚嘆不已。出乎意料的成功演出,讓高子婷很有成就感,也期盼為台灣的大學舞蹈系學生開創發揮才藝的舞台,讓專業的舞者有大顯身手的表演環境。

高子婷表示,《舞敦煌》從西方芭蕾舞的今生,舞至東方敦煌舞的前世,兩者橫跨1500年;透過千手觀音突破輪迴的障礙,將兩者連結在同一個時空,融合共舞。

在千手觀音的指引下,芭蕾舞舞者突破輪迴的障礙。

林弘洲直言,他希望《舞敦煌》未來能結合商業和藝術,以定目劇方式上演,讓觀眾體驗芭蕾和飛天舞蹈的結合。 他也雄心壯志要結合各方人士與資源繼續推廣,讓國人與世界看見《舞敦煌》。

《舞敦煌》故事述說一位芭蕾舞者,在千手千眼觀音指引下突破輪迴,追溯累世的自己是來自宮廷的舞者,曾歷經過大唐盛世的宮廷生活,經歷外族入侵被迫逃離長安,跋涉千里返回敦煌,沿街賣藝求生,吸引各地畫匠畫下她來自皇宮的舞姿與神韻。 

「反彈琵琶」彈奏出舞者內心的哀愁。

在某世,一位雕刻巧匠起心動念,將她的姿態雕刻於敦煌壁畫石窟中,千百年過去了,翩翩起舞的舞姿猶在,那就是莫高窟第112窟的「反彈琵琶」。芭蕾舞者終於了解,為何每次她跳起仙女舞姿,內心總是哀愁,原來那曾是她經歷的人生,輪迴的軌跡使然,仍是舞者的她,在現世中繼續傳遞善與美。

發佈留言